漫步长乐和平街

  一米多宽的青石路两旁,飞檐黑瓦,每一座建筑都有它的历史故事,长乐和平街两侧小巷密布,曲径通幽,呈魚骨状布局,是长乐老街“五街十巷”代表,这里是郑和七下西洋船队驻泊地,分布许多明清古民居建筑,这里是学子精英辈出地方,明清时期,长乐先后出过900多名进士,10名状元,3名榜眼,5名探花,大都出自和平街一带。

  和平街东起东门兜西至下橹桥长约数百米,在街两边古民居保留不少成片的明代大厝,历史上多居住着文人绅士商人,文革期间曾被称“二盘商滋生地”,如今原居民大多已搬迁或出国,进入眼帘的是零乱各类电线,蜘蛛网般横七竖八在屋檐老墙上,大厝内破败不堪堆满杂物,整街显憔悴荒凉。

  和平街保存最完整老建筑是司马第陈省故居。

陈省,明万历年间兵部右侍郎,自幼在长乐读书长大,他的三篇书写长乐作品《江田赋》、《古槐赋》、《吴航赋》堪称三绝,晚年退隐后在长乐建三十六座气势宏伟的大厝,形成和平街东部一条街,其府亦称为司马里。

这数座内府翘脊飞檐雕梁画栋,六柱五间三进,俗称“六扇五三落透后”,虽经近500年光景,大厝依然极为壮观,有下马道、游廊、天井、后埕,通用规整的长条石板铺成,正座官厅正厅和奶奶厅二座相邻,第一进“大厅”,二进“下厅”,三进“后廊”,官厅梁上悬“三朝秉宪”匾,供有陈省雕像,四间居室分排两边,回廊小道连接主宅各厅和附属宅之间,正厅廊下有个长方形石槽,边刻“宣和王寅岁造”,正厅坂坪下左右两边各有一口水井,分别称为金井银井。

院落依山而建,顺势迈进递高,厅廊天井砌长条石,对角方形木柱的柱石为精雕青石,木窗雕刻十分精美。

  六坪山上汾溪流下的水直穿和平街,跨越汾溪的明代古桥太平桥旁,生长着一棵枝繁叶茂古榕树。

黄河浪,长乐人,当代著名的作家,他的散文作品《故乡的榕树》,多年入选全国高中语文读本。

“我怀念从故乡的后山流下来,流过榕树旁的清澈小溪,溪水中彩色的鹅卵石,到溪畔和汲水的少女,在水面嗄嗄地追逐欢笑的鸭子;我怀念榕树下洁白的石桥,桥头兀立的刻字的石碑,桥栏杆上被人抚摸光滑了小石狮子。那汨汨的溪水流走了我的童年的岁月,那古老的石桥镌刻着我深深地记忆,记忆里的故事有榕树叶子一样多,站在桥头的两棵老榕树,一棵直立,枝叶茂盛;另一棵却长成奇异的S形,苍虬多筋的树干斜伸溪中,我们都称它为“驼背”,在一次台风猛烈袭击中挣扎着倒下去了,倒在故乡亲爱的土地上,走完了自己生命的历程。幸好另一棵安然无恙,仍以它浓蔚的绿叶荫庇着乡人……”

全国青少年耳熟能详的黄河浪的《故乡的榕城》,文中描写的就是在这里,太平桥旁眼前这棵榕树和石桥下汾溪。

  目前长乐和平街被福州市规划为历史文化街进行修复保护,修缮施工分二期进行,第一期司马第六座著名的古建筑预计今年七月份完工,修缮施工中采取传统工艺和旧材料,修旧如旧原汁原味地保留古建筑韵味,若干年两期施工完成后,和平街将成为侨乡、宗祠、民俗、海丝文化芸萃之地,打造一个集商业旅游和休闲、长乐版的“三坊七巷”历史文化街。

  每回回到长乐探亲访友

我总喜欢漫步和平街

那沧桑斑驳的老墙

那形状各异的古井

古桥旁刻字的石碑

两端木然石狮

长流不息的汾溪

只有不知年龄的古榕树

知道当年树下休憩的人们

几百米的和平街

一步一丈量着时光的轨迹

这里有我孩儿时的记忆

当年麦芽糖魚丸爆米花的香味

二盘商的吆喝声

依然在太平桥旁榕树下飘荡

多么期望当时叫卖声惊现

邂逅我童年的美食

过往的曾经

回不去

美好的记忆

挥不去

时代变迁着人世认知

昔日繁华与今日萧瑟

那残山剩水的风景

梦里仍旧是美丽的回放

这里光阴的故事

正再延续

昔日的繁华和气派

将再呈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