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川公安厅长电话“劝投” 16年在逃人员归案

  10月30号下午七点钟,深秋的甜城已经花灯初上。在四川内江市公安局办公楼大厅里,在外潜逃长达16年的犯罪嫌疑人黄明德发出了肺腑之言:“逃亡这么多年,我每天都很痛苦,对家人更是内疚万分。就算想家了,也只能把头蒙在被窝里哭。今天我听厅长的话,终于回来了!这下心里总算踏实了,一家团圆了!”。说完这些话,瘦弱憔悴的黄明德和病妻悲喜交加地与分隔多年的家人相拥而泣。而这难得的一幕,则源于四川省公安厅党委书记、厅长曾省权一个温情的“劝投”电话……

  今年45岁的黄明德是四川内江资中市重龙镇文庙口村人,1995年前因涉嫌故意杀人潜逃至今。在逃多年,黄明德原本和美幸福的一家早已支离破碎――父母先后离世,妻子体弱多病,儿子中途辍学,女儿则寄养在其姐黄明辉家中,自幼缺乏父母关爱。黄明辉和丈夫罗忠良本就是农民,种地之余须外出打工才能维持正常生活,家庭条件本就拮据,为黄明德多年抚养女儿更负上了沉甸甸的担子。

  10月30日上午,资中阴雨绵绵,更添一份浓浓秋意。在萧索的秋风中,在全省指导视察“清网行动”的曾厅长得知黄明德一家概况后,长途辗转800里回到曾工作过的内江市,在副市长、公安局局长王明华及副局长范轲等公安负责领导的陪同下,奔赴内江资中规劝黄明辉和罗忠良夫妇俩尽快让其弟投案自首、早日团聚。

  “你们好,我是四川省公安厅厅长曾省权。”刚一见面,曾厅长的和颜悦色悄然化解着了黄明辉夫妇的紧张情绪。感觉到老实巴交的夫妇俩仍有些拘谨,厅长便热情地招呼他们落座在自己身旁,与他们挤坐在同个沙发上拉起了家常。

  “明辉幺妹子,我也是地道的农民。从农民角度来讲,我们是一家人;从公安方面来讲,我们更是一家人。这些年,你们夫妇俩为黄明德照顾好这个女儿付出了许多,其中艰辛可想而知。逃避终究不是办法,你忍心看着你弟弟东躲西藏,整天像惊弓之鸟一样担惊受怕?你忍心看你弟弟妻离子散,全家濒临支离破碎的边缘吗?你忍心看着你弟弟的儿女教育缺失,远离父母关爱地孤独成长吗?”望着语重心长的曾厅长,有些过早显现老态的黄明辉不由得眼睛湿润了,伸出手将身旁靠在怀里的侄女抱得更紧,连罗忠良这个黝黑壮实的农村汉子也几近哽咽了。

  “今年5月,公安部部署了追捕网上在逃人员的“清网行动”,我省也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追逃大会战。截至目前,我省已经追回网上逃犯6700多名,其中2400多名逃犯在政策感召和规劝下已经主动投案自首。我作为一名公安厅长,说话一定算数!希望你们劝劝黄明德早日归案自首,让他早日前主动投案,赢得宽大处理机会,让这个家早日破镜重圆。”曾厅长刚柔并济地对夫妇俩进行了真诚的规劝,并以法律与政策的宽严程度晓以其利弊。

  “衷心感谢你哟!厅长。”黄明辉一时间热泪盈眶,当即向曾厅长表明已能联系上黄明德,但不知其身在何处。“这些天来,民警再三来家里做工作,我们俩夫妇知道公安机关真心为了弟弟好,便四处托人联系。前几天终于找到了他的手机号码,并向他转达了公安机关现阶段的感召政策。黄明德多年在逃,已经厌倦了居无定所的逃亡生涯,但感觉他仍有所顾虑。”罗忠良接过曾厅长递过来的香烟,抽了两口后以实情相告。得知这一消息,曾厅长十分欣慰,示意罗忠良拿出手机立即拨通了黄明德的电话。

  号码拨出去了,一声、两声、三声……曾厅长紧皱着眉头期待着,在场所有人都凝神屏气地等待着电话接通的刹那。直到最后一声等待音快结束时,黄明德接起了电话,曾厅长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明德啊!我是曾省权,不知道你还记得我不哟?我以前在内江当过市委书记,对资中很熟悉也很有感情。我今天专门接你的姐姐、姐夫一起来吃个便饭,你的女儿很乖。你现在何处?身体好不好?吃住有没有问题?”刚刚接通电话,曾厅长一连好几句嘘寒问暖打动了在场所有人,更感动了电话那端漂泊已久的黄明德。

  “你比我年纪小,算是我的小老弟,你一定要听我的话。你的妻子无依无靠,你的一双儿女远离父母关爱,他们都需要你啊。”厅长一边柔声细语地抚慰着电话那头的黄明德,一边十分注意倾听其诉求。“听说你妻子找到你了!你妻子生病了,要不要紧?需不需要派人接你们回来?”当得知黄明德的妻儿现都跟在他身边,病妻刚动完手术暂时健康后,曾厅长继续关切地征询其归来投案的相关事宜。

  “我非常理解你的苦衷和内疚,谁愿意过这样的生活?过去做了错事不要紧,我希望你从今天起要放下包袱,堂堂正正做人。回来了,家里有困难也不怕,我们会全力帮你度过难关,县公安局也会把你家作为重点帮扶对象。”曾厅长诚恳地对电话那端说道,关爱之情溢于言表。“你回来后,还要好好感谢你的姐姐和姐夫,他们为你们这个家庭付出了许多,非常不容易。”临到挂机时,曾厅长还像个长者般再三嘱咐黄明德要懂得感恩家人。

  亲切合影后,曾厅长融洽地和黄明辉一家吃了个便饭。“今天我很高兴,就当为你们重新合家团圆作牵线搭桥的‘月老’。这既是你家的一件大事,更是我们公安机关的一件大事。真心祝福你们全家早日团聚。”席间,曾厅长还将黄明德的女儿叫到身边入座,不时询问女孩要喝什么饮料,并多次起身以茶代酒祝愿黄明辉全家。

  宴毕,曾厅长还赠送给黄明德的女儿一份特别的学习用品,慈爱地勉励她做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。“谢谢曾伯伯!”望着女孩充溢着感激之情的红红脸庞,曾厅长舒心地笑了。也就在当晚,黄明德便携带羸弱的妻子回到内江,正式向内江市市中区公安局投案自首。

  “在外面过得不像个人,四处躲藏这么多年的滋味不好受。多亏了曾厅长的电话,才结束了我这17年的逃亡噩梦!”投案后的黄明德如梦初醒。在17年的逃亡生涯中,黄明德先在西藏打建筑小工,“5·12”大地震后回到四川,混迹于灾后重建的临时工队伍中。2010年底,罹患不治之症的妻子通过千辛万苦找到他,对家人深感愧疚的黄明德才决定将妻子带在身旁,边打工边为其治疗。当姐姐、姐夫多方联系到他时,仍有所疑虑。直到曾厅长的“劝投”电话打来,黄明德才有如醍醐灌顶,决定当晚就回家投案自首。

  据了解,自全国公安机关开展“清网”行动以来,至10月29号,内江市公安局共抓获各类网上在逃人员408名,清网行动下降率59.44%,排名全省第九位。受到省公安厅领导肯定。(记者刘涛 内江台记者彭川)